三鲜菌汤

某某A:

再转一次吧……我还是很喜欢这段自白的。未必善终,终归死亡,这是每个超英的宿命,无法避免。

木言不言:

Tony在脑删前的一段录像。 看到小A @某某A 昨天发哒,于是翻译了一下。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把我重启。

但首先你们要想一想,然后问自己一个问题:

你们想让我回来吗?

你们能原谅我吗?

因为我不会道歉的,发生的事已成定局,不能改变,就是这样。

你们也不需要道歉,过去的都过去了。

每个人都明白我们未必会得善终。

我们会死,英雄们会死去。

这份工作就是这样,

超级英雄的退休方式就是死亡。

有人说要"放手任神行",现在我就放手了。

我虽然不相信上帝,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美国队长和托尔是…

在我的一生中,所有感受到的崇高使命感都来源于他们,来源于你们。

来源于你们认为我是怎样的人。

无论何时我的仰望都是在凝视你们,寻求指引和领导。

以及现在,寻求赦免。

——《无敌铁人#20》

私心打盾铁tag【其实还有锤铁糖呢_(:з」∠)_

2014年RDJ在facebook上对母亲的致敬

LoveFool:

一直都知道RDJ的父亲是美国非常著名的地下电影导演,但并没有听说过他母亲。RDJ的母亲Elsie Ann Downey年轻时是一名女演员,于2014年9月22日去世。今天看到RDJ当时在FB上发的一段文字,随手翻译了出来。




《法官老爹》的宣传活动于本周开启,我想冒着过度分享的风险说一件事......

我妈妈在本周早些时候去世了......我想说说她的人生,而标准的“讣告”并不足以表达......

Elsie Ann Ford于1934年出生在匹兹堡郊外,其父是一名工程师,曾为修建巴拿马运河出力,其母在英国亨廷登经营珠宝店,一家人最终搬到那里落脚......。她是真正的“美国革命的女儿”。

50年代中期,她从大学辍学,带着成为喜剧演员的梦想去到纽约。62年,她遇到了我爸爸(他在一场洋基vs金莺的比赛中向她求婚)。他们结了婚,63年,姐姐Allyson出生,65年,我出生了......

那个时候,另一场“革命”正在发生,那是地下电影的发展,她成了我父亲的缪斯女神,他们两个全身心投入其中......

《暴躁之肘》(讲述一个男人娶了自己的母亲并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墨西哥人的宫殿》(讲述一个女人遭受上帝无情地迫害却不发一言),还有《时时刻刻》(她在里面扮演17个角色)都是当时杰出的作品。

到了70年代,“药物文化”对很多文艺工作者产生了负面影响。她开始酗酒......

在婚姻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继续工作,但并没有持续多久。《Mary Hartman, Mary Hartman》是她最后一次做演员.....但她并不在意,她甚至愿意免费出演。

后来我和她还有她的男朋友Jonas(他就像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住在曼哈顿的两居室公寓里......我记得被用来做炉子的本生灯,蟑螂,破碎的梦......

到了1990年,她受够了,开始接受治疗,戒掉了酒瘾。接踵而至的是几十年的心脏病,搭桥手术,等等......

在我努力想要达到她没能够获得的成功时,我自己的药瘾酒瘾多次阻止了我。

在2004年的夏天,我的状态非常不好。她发现了我的问题,我向她坦白了一切。我不记得她当时说了什么,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喝醉过,再也没有滥用药物。

后来,经济条件允许了,我们把她接到洛杉矶来。她很疼爱我的大儿子Indio,和Exton相处的特别愉快。她有了Ipad,照片,视频,等等......

医生们说她“令医学难以置信”,他们已经没什么能帮她的办法,惊讶于她依然能起床行走。

我脑海中有很多这些年的美好回忆......假日,孩子们,她拄着拐杖在屋里转悠。我知道那很难,也理解她待的时间逐渐变短。

三月份,她又一次心脏病发,用上了呼吸机维持生命。

她的愿望是,如果没有恢复自主呼吸的可能,就让生命结束吧。但一段时间内,这个可能依旧存在。

6月的时候,我从《复仇者联盟》续集的片场回来,直接去看她。

令我惊讶的是,她完全清醒,还能和我互动,做鬼脸。

我们没法谈话,因为她的气管插着管。我想着她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难关。

回答我的是一系列的病情发作,我们把她从医院接回了家。

9月22日晚上11点,她去世了,留下了相伴37年的非常有爱心及耐心的伴侣,Jonas Kerr。

作为演员,她是我的榜样,作为一个戒掉酒瘾的女人,她也是我的榜样。

她也有些孤僻,自我反对,像一个秉承苏格兰-德国式克己主义的宾夕法尼亚乡下人,大胆,固执,乐于记仇。

我的抱负,坚持,忠诚,“小情绪”,伟大,偶尔的消极进攻,以及我的信仰......

全部源自于她......没有其他获取方式。

如果你的母亲还在,如果她不完美,请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无论怎样你都爱她......


Elsie Ann Downey. 1934-2014



还没有看过《法官老爹》的人快看吧,非常好的一部电影。记得当时预告片就吸引了我,电影出来马上就看了,泪流满面......。讨论父子关系、父女关系、母子关系的电影都是我的soft spot。演技就不用说了,RDJ的表演总是有着极强的感染力。

最早看的RDJ的电影并不是钢铁侠,而是那部让他得到奥斯卡提名的《卓别林》,是1992年的电影,当时电影频道放过配音版,我那时很小,但知道卓别林是演喜剧的,是很幽默的人,是这部传记电影让我看到这个伟大的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经历,就是有了那种“把全世界都逗笑的小丑是最悲伤的人”的感觉。因为年纪小,我不知道那是RDJ扮演卓别林,他简直就是卓别林,一举一动。具体情节只记得一些,当时感觉这个人物非常有才华也非常令人心疼。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年轻的RDJ,简直五体投地。



5次星爵以为他找到了父亲,1次他真找到了

黄油俱乐部:

如果你还没看《银护2》不要点开!!


如果你还没看《银护2》不要点开!!


如果你还没看《银护2》不要点开!!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剧透预警!!!




插刀预警!!!


插刀预警!!!


插刀预警!!!




一个憋了一周,写得很烂俗的5+1套路


亲情向无配对。







献给'Mary Poppins'.




1


六岁的Peter Quill第一次鼓起勇气问妈妈,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两个家长,他只有一个呢?当然不是说她一个人不够……但是,为什么他只有一个呢?


-傻孩子,你当然有父亲啊。


-真的吗?


-真的。


-他长什么样?有多高?是不是比外公还高?Hans总说他爸爸是全世界最强壮的,我爸一定比他爸更厉害吧?他会打棒球吗?Jon的爸爸每个礼拜日都带他玩抛接球!我也想和我爸玩!噢噢噢他是做什么的?Amy爸爸是医生、Rose爸爸是警察、Clara爸爸是——干什么的来着——我爸呢?我爸是不是比他们更酷更帅更拽?是不是是不是?


-对,是,没错。


 


他的妈妈俯下身亲了亲他的脸,在他耳边说话的声音比平时更温柔。


她说,你是全宇宙最棒的儿子,你当然有全宇宙最酷的父亲啊。


 


六岁零五个月的Peter在电视上看到了全宇宙最酷的男人——David Hasselhoff,以一个儿童能拥有的最高智商,他毫不犹豫地指认出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并且为终于发现他为何从不回家而感到欣慰,毕竟比起看护生活得很好的家人,穿皮衣开怪车打击犯罪才是正事啊!


Peter举着David的海报,向全社区的孩子们宣布:看,我爹。


孩子们整齐地爆发出轰鸣的笑声。


 


六岁零五个月又一星期的Peter再次以一个儿童能拥有的最高智商迅速领悟:


有事没事,少他妈看电视。


 


 


2


八岁的Peter Quill第一次见到外星人。


外星人欸!够酷了吧?于是他以为眼前这个蓝皮肤、烂牙口、莫西干头的外星人就是自己十年不回家的不孝父亲。虽然Yondu总是大吼大叫、乱蹦乱跳的,还整天逼他学点一看就不像正经学校会教的技能(此处分享掠夺者独家书单:偷窃技巧十日速成/轻松学会开飞船火箭拖拉机/三年以上五年以下-星际联盟法律知识科普……)可是每次他周围那些外星人露出一口尖牙,威胁说要把Peter煮了吃,Yondu总是会以他破锣嗓的最大分贝吼回去。在第28次幸免于被剁成储备粮的命运后,Peter鼓起勇气,拉了拉正在沉默蓄能中的Yondu的衣角。


 


-爸,算啦,


 


……


……


……


全船安静如鸡。


……


……


……


 


-你他妈叫谁?!谁他妈是你爸?!你再叫一遍老子第一个把你吃了!骨头都不剩那种!


 


感觉智商与尊严都受到伤害的Peter在接下来的二十六年里再也没叫过他爹。


尽管他很快就意识到,Yondu只是说说而已,他不会吃了他的,他一次也没有让任何人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


 


 


3


十六岁的Peter沉迷打电动。


他寸步不离自己的房间,成功长出二十斤脂肪,在远离母星的宇宙星河间,毅然化身为无比称职的美国青少年代表形象——沙发土豆。


Yondu气急败坏地砸房门、砸床板、砸屏幕。Peter懒洋洋地窝在沙发残骸中,十指灵活地操纵着碎裂屏幕上的吃豆人。


 


拔电源线也没有用的。Peter很镇定地解释,我是一个处于逆反时期的青少年,你应该做的是在游戏上打败我,让我心服口服,这才像个又酷又称职的父亲。


 


Yondu愣了两秒,坐下来陪他打了两个回合,完败,接着忽然醒悟过来。


 


-妈的我又不是你爸,我管你死活啊。


 


然后骂骂咧咧地冲了出去。


 


三天后Peter在全宇宙第三届吃豆人联网大赛中惨败,然后潜心跟着打败他的大师修炼,两人甚至交换了邮箱,对方语气和蔼可亲,对他的行事作风了如指掌,还劝他多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那天半夜他终于打开了房门,呼吸着充斥一群大老爷们集体生活气息的空气,吸多了两口差点就背过气了,就在此时他看到隔壁间传来莹莹微光,好奇心旺盛的少年推开房门,当年还是‘实习’海盗的Kraglin正手持大概三本精装吃豆人攻略,眼圈泛青。


 


两个人默默无语地交换了视线。


 


-是船长……


-行了别说了。


 


地球有句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已经脱离母星很久的Peter冷静而成熟地接受了又一个父亲形象的倒塌。


 


 


4


三十四岁的Peter·为什么星爵的名号还没传遍全宇宙·Quill在又一次被队友Drax念叨后不小心嘴瓢了一句。


 


-知道啦!都知道啦!你还有什么没唠叨完的,老爸?!


 


……


……


……


全队安静如鸡。


……


……


……


 


他很迅速地向忽然就低垂下头表现抑郁的Drax道歉,再三强调如果他的女儿活下来了,一定会比Peter像样的多,不会让他这么唠叨。当然啦,他忍不住又说,我爹也一定比你聪明英俊幽默会说话。


 


-我以为Yondu是你爹?


-不,他只是拐卖儿童顺便把他们养成跟他一样混蛋的怪大叔。你没看见他当着一船人的面差点给我一箭封侯吗?


-依我看来他对你不错了。


-是吗?让你被一个蓝皮肤臭脾气的外星人呼来唤去二十年试试??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灭霸的养女说的。


 


……


……


……


全宇宙安静如鸡。


……


……


……


 


“下次你试试看对我妹说这句话。”


揍完人神清气爽的Gamora姐姐拍拍手,迈着傲人的大长腿走远了。


几乎晕倒在地的Peter很理智地分析,作为便宜老爸来说,Yondu可能已经算养父届的良心了。


 


这一年他依旧没有找到父亲,他找到的这群家伙哪个也不是他的父亲。他们是他四肢发达头脑愚蠢的哥哥,是他脾气火爆爱恶作剧的弟弟,是他本来营养太过良好现在营养太过不良的‘宠物’,是他……不,单纯把Gamora归做亲人总觉得有点亏了……他们是他新的朋友和家人。


 


 


5


Peter·为什么星爵的名号还还还没传遍全宇宙·Quill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他高大、英俊、幽默潇洒,带有一份天生的威严与神秘,最最让Peter深信不疑的是,他终于发现自己那掩盖不住的贵族气质来源于何处——他亲爹居然是个神啊卧槽!


这世上还能有更完美的事吗?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父母相识相爱的经过,知道了父亲不得已离别的痛苦,知道了他身上承载的命运与力量……其他的一切与之相比是多么微不足道啊!还要什么朋友?他能主宰宇宙啊!还要什么爱情?他都快要主宰宇宙了啊!他亲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中二有什么关系?他这么牛逼为什么不能中二!什么?你还说你是为了主宰宇宙所以离开了我妈还为了彻底割舍自己的感情所以安排她生病死去?好吧既然是为了主宰宇宙了那也……


 


我【哔——】你【哔——】个【哔——哔——】!!!


 


Peter扣下扳机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扣第二下时也没有,最终亲手葬送Ego时也没有。


 


他不是他的父亲。


他没有这样的父亲。


 


 


6


Yondu救了他。在他陷入绝境之时,Yondu从天而降,和他并肩作战对抗一个人所能面对的最强大的敌人;Yondu在最后一刻也不曾放弃他离开他,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那个伪神的混蛋只是贡献了精子,老子要教育他谁才是亲爹;Yondu笑着把唯一的防护服留给了他,独自走向冰冷与死亡。


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这是第一次,Yondu亲口承认父亲的身份。


 


小的时候,Peter Quill的母亲告诉他:


你是全宇宙最棒的儿子,你当然有全宇宙最酷的父亲啊。


 


他不是全宇宙最棒的儿子。他从小就跟他爸争吵、打斗、互相欺骗。他教会他所有,他从来没有向他道谢也从来没有向他道歉。他爸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不在,他需要他爸的时候随手发一个坐标,他带着千军万马赶过来。是因为他,他被掠夺者们驱逐、被手下叛变甚至差点丢了性命,是因为他,他爸真的丢了性命。


他是全宇宙最差劲的儿子。


 


Peter看着掠夺者的船长们穿越星际四面八方地赶来,为他们的老伙计点燃最高荣誉的礼炮烟花,Gamora站在他的身边默默支撑,轻声地说,这是她见过最美的葬礼。


 


可他觉得这还不够,这远远不够啊。这不是他设想好的葬礼……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他早就设想好了,把一切都想好了。在他的设想中Yondu要活到一口乱牙全掉光,瘪着嘴拄着拐杖依然精神抖擞地跟他对骂,他们的对骂是只属于父子间的那种嘴炮,那种拐弯抹角的表达关心与爱的方式;他要扬名立万,让所有人都知道Yondu是星爵的父亲,而不是所有人都仅仅当他是Yondu的儿子;他要生儿育女,带着心爱的女人和孩子探望自己老不正经的父亲,嘲笑地看他拿心爱的小玩偶去逗孙子孙女;他要一直等到他老得骂不动了,自然地在梦中一睡不醒,他的葬礼不会有烟花礼炮,不会有舰队船长,只有他的家人,他的儿子和家人。


 


 


-你能不能打我一拳?求求你打我一拳。


-Peter?


-求求你,一拳把我打晕,千万别留情,不然我就要开始哭了,我会哭得像个六岁的小屁孩,真的,算我求你了。


 


她没有下手,于是Peter只好真的痛哭流涕,他希望有人冲他骂哭什么哭啊娘们唧唧的,但是没有人出声,再也不会有人出声。


 


 


他是全宇宙最差劲的儿子,却有了全宇宙最酷的父亲。






FIN.

比哈特的马大哒:

#盾铁#这是个铲屎官盾和橘猫铁的故事
这是个与上古凶兽和上古肥肉斗智斗勇的故事
【你他喵就是老子的铲屎官吗!!】
【你他喵说谁胖呢!!】
【老子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
1P2P正篇,3P彩蛋,4P橘猫,是时候给你们科普橘猫的魅力了
我已经沉迷猫饼了😇